枉火.

其实是个画画的:-P

【喻叶】改自沙雕梗

黄少天推开了领队叶修的房间,发现他赤裸着坐在被窝里.

“老叶你为什么不穿衣服?"

"呃.因为我没有衣服了."

"怎么会没有衣服了"黄少天打开衣柜:"这是外套,这是衬衫,这是T恤,嗨队长,这是牛仔裤...."

支线【2】

“…呀!是大眼啊。”叶修嘿嘿干笑了几声。

 

“这么晚了,你还不回去么,叶秋。”王杰希用随身带的扫帚魔杖随手一挥,白光便消散了。

 

“老冯那儿……有点任务……”叶修叹了口气,无力的垂下了头。

 

“…………”王杰希见叶修一脸疲惫,也就打消了教训这夜不归宿的家伙的打算。

 

叶修眼中闪过一丝精光:他就知道这样王杰希就不好意思再说他。

 

“那你好好休息。”王杰希关切道,“那我先回去看那帮学生了。”

 

王杰希作为斯莱特林的级长,理应听从院长叶修的一切指示。但叶修却几乎将学院里的大事全交给了王杰希,由王杰希代管。

 

王杰希曾问过叶修其中的理由,叶修随意的告诉他:“反正再过不久这院长的位置就是你的了,你就提前适应适应吧。”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从字面的意思来看,似乎完全可以看做是叶修懒得管理,把杂事都扔到他的身上。

 

但看到叶修那一脸认真的表情…………

 

是不是那个家伙在不久后就要离开了呢?



王杰希默默想到。


其实叶修人还是蛮不错的。


就是嘴有些贱。


但这一点却恰好能将斯莱特林的傲慢的学生们管的服服帖帖。一个个都围着叶修叫老大。


然后叶修每次都生无可恋的被围在一堆学生间。


“噗。”王杰希忍不住轻笑,其实还蛮可爱的。

                                                                  TBC

 

 

 


——支线【1】

喻文州随口念了个咒语,便轻轻松松躲过了叶修施展的符咒。




 




“呀,是叶秋前辈。”缓步从树后走出,喻文州笑着问候道。




 




作为拉文克劳的院长,喻文州可谓是睿智博学人中的佼佼者。




 




但他也并未将自己的服装弄得多么华丽,只是朴素的蓝底配古铜色长袍而已。却恰巧与深蓝的发色以及瞳色相衬。




 




宛如深沉的大海,幽幽的泛着点点蓝。




 




平时面对学院里的学生都是微微笑着,双眸弯弯的,给人留下君子谦谦如玉之类的感受。




 




此刻叶修翻了个白眼。




 




“你小子别装。当我没看见你一直跟在我后面鬼鬼祟祟的啊。”




 




喻文州微微挑起眉毛,故作惊讶状:“是这样么?”他盯住叶修的脸,“那么前辈身为斯莱特林的院长,半夜到有求必应屋去,总不会是金屋藏娇吧。”




 




叶修“呵呵”干笑了几声。




 




喻文州随之将实现下移:“叶秋前辈……袍子上的是龙血吧。”




 




“…………”




 




见叶修动作极不自然的抽了口烟,喻文州忍不住轻笑:“稀有的材料什么,可不能只让自己一个学院受利啊。”他接着喃喃自语,“前几天魔药课的时候,好几个女孩子请求我帮她们把请王教授炼制的迷魂药带给你喝呢。”




 




叶修听到这,浑身打了个寒颤。




 




“行行行行行行,我招,我招成了吧。”叶修挥了挥手,“这家伙要是施咒能有这……”他小声嘀咕。




 




“什么?”




 




“没,没什么。”那么这次想办法给拉文克劳扣掉多少分好呢。




                                                            TBC

【all叶】那么选择谁好呢

*hp设定

*ooc

 *在最后选择的时候请只选一项!!!不要查看其他项!!!!!每一项都有不同的支线的!!

01

“呼……………”

 

有求必应屋前,身着黑色斗篷的人深深地叹了口气,怕麻烦似的在墙后来回走动三次。于是“哐当”一声,门开了。

 

纯黑并带有银色系带的斗篷披在沾有些许暗红血迹的长袍上,使他与漆黑的房间融为一体。

 

迅速的将一样闪着莹莹绿光的东西扔进了装满无数杂物的房间中,他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02

叶修在回斯莱特林休息室的路上,微皱着眉思考着。

 

上次是麻烦的巨怪;再上次是学院内东边有人恶意将八眼蜘蛛放出去,吓晕了好几个赫奇帕奇女生;还有那次被满图书室的狐猸子咬坏的数本黑魔法书…………

 

要是还将这些当成学生的恶作剧的话,那么未免也太可怕了一些。

 

那么答案便只有一个。

 

 “真是不让人省心啊………………”叶修抽了口烟,叹气道。

 

 

当他正准备把烟斗放下时,却突然用它指向了身后的某一方向

 

“Exprlliarmus.(除你武器)!”

 

白光向某棵树后飞去。

 

叶修用嘴轻叼着烟头,漫不经心道:“出来吧。”

 

那么那个人是谁呢

 

                                         TBC

【all叶】你是年少的欢喜

叶修自己有时也搞不懂,他这么一个风流倜傥,机智潇洒的男子,怎么就吸引不到妹纸??

 

01

“喂,谁啊?”

 

清晨7:00左右,正当又通宵了一宿的叶修准备睡下的时候,手机铃声却忽然响起了。

 

手机屏幕的光芒在灰暗的房间中显的有些刺眼,叶修微微眯了眯眼,发现来电的是个陌生的号码。

 

“这就有些奇怪了。”叶修自言自语。

 

叶修是某著名大学刚毕业的学生,近期正在找工作。

 

叶修出生于一个富裕的家,原本完全可以继承家业,但他在少年时便离家出走,并选择了离家较远的大学,为的就是不过被人规划好的生活。

 

而后来,尽管叶修的家人已不再介意叶修的出走,也常常去大学看望叶修,但叶修望了望身旁一脸阴沉仿佛下一秒就要掐死自己的弟弟,态度无比坚定:不回家,不继承家业。

 

因为叶修在这所名牌大学一直都位居第一,奖学金也是拿到手软,所以叶父叶母也没有再说些什么。

 

但叶秋被叶母死命拦住才没扑过去揍叶修一顿:妈的,你不继承就要老子来继承了啊混账哥哥!!!!!

 

叶秋没有轻易放弃,硬是拉着即将毕业的叶修去买了刚上市的手机。

 

“每天必须打电话给我。”叶秋淡淡的。

 

“不要。”

 

“为什么?”

 

“烦。”

 

叶秋咬牙:“那我打给你,不准关机。”

 

“哦。”叶修心不在焉。

 

“……”

 

 

所以说,知道叶修电话的,应该只有叶秋和其他为数不多的熟悉的人而已,而这些人都是有备注的。

 

那么,这位是?

 

怀揣着些许好奇,叶修接通了电话。

 

“喂喂喂,”电话另一端十分吵闹,接电话人的声音充满了朝气与活力,似乎是个年轻的男子,“接通了接通了!!”似乎是那人朝周围喊了一句,四周顿时便安静了。

 

“老叶老叶你快点来!在xx街xxx对面的酒店,我们都等着你呢!!”

 

“我们”?等着我?叶修有些迷糊。他唯一可以判断出的是,电话另一端的声音十分耳熟。

 

“你是……哪位?”出于对待陌生人的礼貌,叶修还是问了一句。

 

“……”那人似乎无语的沉默了,而他身边的人似乎都在……笑?

 

“是我!黄少天啊!!!!”

 

“少天?”叶修忽然有了映像。

 

大学新闻系的黄少天。

 

黄少天啊……

 

是那个话痨啊……

 

…………

 

妈的快挂电话。

 

 

02

毫不犹豫的,叶修立即挂断了电话。

 

新闻系中最有潜力的一位,黄少天。以迅速并出色的获取各种新闻资料而闻名。与搭档社会哲学系的喻文州一起,将社团“蓝雨”成功发扬光大(好像不太对?)。

 

在一次偶然的突发辩论比赛中,偶然出席的叶修偶然的和因口(te)才(bie)出(neng)众(shuo)的被辩论社邀请参赛的黄少天碰上了面。

 

叶修望了望对面打了鸡血一般的小黄毛,觉得今天自己答应沐橙来参赛似乎是个错误。

 

然后便是揭露辩论主题的时刻。

 

 

 

 

正方:当反方比较好。

反方:当正方比较好。

 

 

 

 

叶修:这,,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商业互吹????

 

黄少天:我不想说话。

 

 

然后在一片尴尬中最终还是叶修获胜了。

 

并不是叶修表现好,而是黄少天在这辩题下直接就懵了——他傻傻的站在那儿,辩论时虽然说了一大通却大多是重复没有条理的毫无意义的内容。

 

然后黄少天就觉得一直都很淡定的叶修特别帅。

 

他的嘲讽脸特别可爱。

 

可爱到想上他。

 

叶修注意到了这黄毛满脸通红的看着自己,挑眉:哟,这小鬼是……?

 

“不会是喜欢上那个家伙了吧……”黄少天捂住发烫的脸,喃喃自语。

 

叶修:对哥无比崇拜了?

 

一旁一直沉默的微笑着看着二人的喻文州:我该怎么评论这两个思维完全不在同一频道的人?

 

 

之后在黄少天的喋喋不休下,叶修做出了自己今天第二个错误的决定:将QQ给了黄少天。

 

然后叶修一脸复杂的望着拼命挣扎的黄少天被身旁微笑着朝他挥手的男生拉走。

 

 

03

喻文州则是后来黄少天介绍给他的。

 

“哎老叶老叶我和你说这是我们社长喻文州,”黄少天趁着午休时间拉着喻文州跑到了叶修所在的地方,“社长这是叶修,哈哈你应该认识的。”

 

“叶修前辈,”喻文州双眸弯弯的,“久仰了。”

 

“唔,彼此彼此。蓝雨的喻文州嘛。分析问题的思维和能力可以说是无比出色。四大心脏之一是吧?不错不错。”

 

“谢谢前辈夸奖。”喻文州微微一笑。

 

“唉老叶你今天有空吗??我们一起出去吃个饭吧啊好不好?你要是没空的话下次也行,但我可是很忙的啊你下次说不定就找不到我了,所以你要慎重考虑啊……”

 

叶修面色有些复杂的望了望黄少天,又望了望一直淡定的微微笑着的喻文州:“说实话,喻文州同学,我很佩服你。”

 

喻文州笑意不减:“哦?”

 

“你是如何克制住自己不去揍旁边这个话痨的?”叶修一脸郑重。

 

“……习惯就好。”喻文州脸上的笑容僵了僵,“前辈,叫我文州就好。”

 

…………

 

黄少天很生气。

 

他不满的瞪着叶修,威胁一般龇了龇牙。

 

但叶修不理他,反而悠悠的将头凑近喻文州,小声道:“那文州,告诉哥你们蓝雨关于最近的活动的企划呗。”

 

喻文州看到叶修突然凑过来还有些紧张,身子有些僵硬。而当叶修说话时,呼出来的气在耳边痒痒的,耳尖顿时有些泛红。

 

似乎心跳都加速了一般。

 

“成不?”叶修露出了狐狸一般的狡猾笑容。

 

“呵。”喻文州怒极反笑,“可以倒是可以,但前辈,你要给我什么回报呢?”

 

喻文州眯着眼笑道,“不如,让我亲一下吧。”

 

“……哈,年轻人就会开玩笑哈。那还是算了。”叶修说着挥了挥手,“哥还是初吻呢,太亏太亏。”

 

“那真是可惜了呢。”喻文州故作惋惜状,但心里确实有些遗憾。

 

一直当背景的黄少天:你们…………

 

 

04

“同学让一下让一下…………不好意思借过啊…………”叶修喘着气在走廊上跑着。

 

上课铃已经打响,而这节课是由冯校长来上的。

 

叶修成绩好,本应被老师所喜爱,但他嘴贱。

 

特别是冯校长,不知道被叶修气了多少次。几乎次次都以他虚弱的按住心脏,颤巍巍的离开结束。

 

如果自己迟到的话……叶修想到这,眼皮跳了跳。

 

还是快点跑吧。

 

可偏偏天不合人意。

 

在拐角处,叶修与一人狠狠地撞在了一起。

 

“抱歉哈抱歉哈……嘶……撞得真狠……同学你没事吧?”叶修抽着气,摸了摸撞到的地方,站起身。

 

“没事。”对方说着也站了起来,抬起头看了看叶修。

 

“哟同学你这……不错不错,适合算命。”叶修望了望对方明显大小不一的眼睛,调笑道。

 

“叶修,你……”那人冷冷的叫到。

 

“哎哟你认识哥啊,那就方便了。要是撞出了什么问题来找哥啊,哥赶着去上课呢。”说着,叶修便一溜烟跑了。

 

唯留下那人在原地盯着叶修的背影发呆。

 

 

“哎哟老冯不好意思啊,哥刚刚被人撞了,嘿嘿,不如你就当没看见……”叶修推开门,发现满教室的人都盯着他,包括在讲台上对他怒目而视的冯校长。

 

“叶修啊,来。”冯校长微微笑着,“把论文交出来。”

 

“啊……”叶修暗道糟糕,自己昨天光顾着和蓝雨那俩小子聊天,自然忘记了还有论文要写这回事, “呵,老冯啊,哥日理万机,可是很忙的……所以……”

 

冯校长一脸冷漠:“陈独秀同学,请开始你的表演。”

 

“靠……”叶修一脸嘲讽。

 

突然又有人进来,见室内气氛僵硬,他用手敲了敲门:“冯校长。”

 

“王杰希同学?你来了?行,找个位置坐下吧。我还要教育这个孙z……同学。”

 

“靠。”看哥以后怎么折腾你。


之后,叶修与王杰希过上了相爱相杀的生活。


全文END.











并没有。



05

周泽楷是大学的校草。


人帅话不多。


“简直就是你的模范啊少天。”叶修啧啧赞叹。


黄少天不屑的竖起了中指。


“所以小周你这是……”望着英俊后辈递过来的巧克力,叶修有些不解。


“太多了,给前辈。”周泽楷脸上微微泛红,不敢直视叶修的眼睛,“给。”


叶修也没多想,伸手就接了过来:“谢谢啊小周。小周真懂事。”还知道孝敬前辈。


收,收下了……!周泽楷见叶修笑着收下了自己做的巧克力,脸顿时发烫,捂住脸离开了。


黄少天一脸看智障的眼神:大哥,今天是情人节好么。


不过话说……连周泽楷那小子都开窍了,自己是不是也该,送老叶巧克力呢?

————————————————————————————————

情人节那天,黄少天喻文州王杰希等都收获了几袋子巧克力。已经拎不动还要听黄少天念叨的喻文州虽然还在微笑,但浑身都散发着黑气。


周泽楷更不用说,他的巧克力已经堆不下了。


而奇怪的是……


“咦,老叶你怎么只收到这么几个巧克力啊??”明知真相的黄少天装傻。


“谁知道呢。反正哥也不太爱吃。多送哥几条烟还差不多。”叶修一脸无所谓。


叶修随手翻了翻不超过十盒但盒盒精致的巧克力,惊讶道:“呀,还有纸条。”


几张纸条上只有相同七个字:你是年少的欢喜。


叶修一脸嫌弃:“什么病句啊,写这个的人是多没有学问啊……”


一直偷偷观察叶修反应的人脸都黑了,特别是喻文州。

————————————————————————————————


“靠王杰希你无耻居然学队长的创意!!!”黄少天咬牙切齿。


“少天……”喻文州微笑。


“队长对不起我不应该偷看你的然后抄袭(哭)……”


“……”这群人怎么和我写的一样。


其他人也诸如此类。



06

多年后(并没有)叶修才从一脸委屈黄少天那儿了解到事情的真相。


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


鬼鬼祟祟走进教室的黄少天发现叶修的桌子上抽屉里堆满了巧克力,随即便将巧克力全部扔到了周泽楷桌上。


之后将自己那盒规规矩矩的塞到了叶修的抽屉里。


转过身准备溜时,发现了目睹全过程对他微笑的喻文州。


“……队长我错了。”


“没事。少天,顺便把我的也放进去吧。”


“…………”我不想说话。


之后二人便在教室的一角窥探着,发现了红着脸的孙翔将巧克力往叶修抽屉里一丢便跑了,出门时刚好撞到了周泽楷。


“你……干什么了。”周泽楷皱着眉头问道。


“没没没什么!!”孙翔涨红了脸回答。


“……”这人,好傲娇。


然后周泽楷在孙翔震惊的目光下去检查了叶修的抽屉。


“你……”


“我我我我只是多出来的而已!!!”孙翔抢先答道。


“…………”借口和自己居然一样。


然后学机械的肖时钦来了,手里拿着一盒巧克力。正当他准备放进叶修抽屉时,身后传来了王杰希的声音:“你在干什么?”


肖时钦回头,在大小眼的注视下缓缓道出了目的。


“好巧,我也是。”王杰希点头。


然后王杰希直接取出叶修抽屉里的几盒巧克力准备扔到周泽楷桌上:“怎么就这么点?”王杰希有些疑惑。


然后将自己的巧克力塞了进去。


肖时钦微微颤抖着:原来人可以无耻到这种地步吗??


和孙翔躲在一边的周泽楷:原来是你。


此时张新杰与韩文清边交谈着边进了教室,张新杰望着室内的两位,和埋伏着的几位,推了推眼镜:“诸位,你们在干嘛?”


喻文州见已被发现,当下站了起来:“没什么。不过张副社长来干嘛呢?”


黄少天这是也站了起来:“靠靠靠王杰希你太无耻了!!居然学我还把我和队长的巧克力也扔了!!!!!!”


“这么说,你也……?”王杰希望了望周泽楷桌上越来越多的巧克力,问道。


“当然了!反正周泽楷有那么多巧克力,把别人给老叶的扔进去也不会被发现好嘛,傻瓜才不这么做呢是不是是不是??”


周泽楷气愤的站了起来。


气愤的望着黄少天和王杰希。


气愤的用手指着他们。


气愤的说不出话。


————————————————————————————————

“就这些啦老叶……真的没了…………”黄少天有些心虚的望了望叶修。


“呵,你当哥真不知道?”


“???!!?!?!”


“哥当时就站在你身后的窗户旁边。”叶修一脸嘲讽。


黄少天:妈的,难怪当时他们都一脸意味深长的盯着自己看。



07

在叶修毕业时,那群家伙郑重的和叶修说:“等我们毕业了,我们一定会见面的。”


叶修笑了:这群家伙呀……


真傻。


08

在黄少天第21个电话的催促下,叶修慢悠悠的准备出门了。

————————————————————————————————

酒店内


“哎哟老叶你来啦?真是的还要本少催那么久。”黄少天望着款款走来的人,不耐烦道。


“哟,打扮的不错啊。”张佳乐笑道,“你居然还有人模人样的一天。”


“叶叶叶修!我和你说,我一点也不讨厌你!!!”已经喝醉了的孙翔醉醺醺的隔空大喊。


王杰希没有说话。因为他发现那三位心脏聚在一起讨论着什么。


一定有阴谋,他想。


“来来来老叶,干了这杯酒。”方锐凑到叶修跟前,将他自己喝过的酒杯递到叶修嘴边,顺便在叶修屁股上拍了一下。


不对,这手感,不对啊……方锐暗道不好,却不明说,只是在叶修越来越黑的脸色下讪笑着跑到了一边。凑到了心脏组中。


“来来来老叶,我们不醉不归~”还有不怕死的凑了上去。


“你们在干嘛?”叶修的声音突然在门口响起。


“叶秋,你怎么在这…………张佳乐,黄少天,你们在干嘛?”


从叶修的角度望去,自己的弟弟叶秋左拥张佳乐,右抱黄少天。身后还有几个人猥琐?的盯着叶秋讨论着什么。


“混账哥哥你听我……”先到场的叶秋正欲解释,便被叶修打断。


“唉,年轻人啊。”叶修悠悠道。



09

“所以说啊,哥想问你们很久了,当时你们写给我的纸条到底什么意思啊?”叶修撑着下巴,突然问道。


“咳咳……咳”


于是他面前一帮人都咳起了嗽。


“前辈,倒着读出来。”喻文州笑着提醒叶修。


“哦我试试……”


“喜欢,的,少年,是…………”叶修认认真真的念着,突然反应了过来。


耳尖有些发红。


“…………你们,真……幼稚。”最后,叶修结巴着下了结论。


一群人笑的眯起了眼睛,温柔无比。


没错呀,你就是我们一直喜欢的少年啊。


FOREVER。



                                                                                          END.💗


——————————————————————————————————

情人节快乐🌹






 


【all叶】听说你想和叶下属比背景?

*做了一些改动,感谢喜欢💖

——————————————————————————————————


叶修是一个小职工。

               

属于那种普普通通月收入低的要死的职工。

 

01

如果正常人辛辛苦苦连续加班一个月,结果拿到的工资仍是绝大多数人的一半,他会怎么想?

 

“这破老板TM怕是对我有意见吧??!!”

 

诸如此类。

 

而且叶修不是一般的职工。

 

叶修所工作的地方名叫嘉世。在一年前这家公司还是业绩全国第一,而那时这家公司由叶修掌权。

 

可当叶修公开拒绝了多位股东的贿赂后,上级下了指令:由于叶修管理不当,撤销叶修的职务。由叶修原来某个小部门的经理刘皓代替。

 

叶修听完也就“呵呵”两声。

 

然后在副总裁苏沐橙担忧的目光下款款走向了吸烟区。

 

叶总裁,您真拽。

 

———————————————————————

 

当叶修听说自己又一次荣获了公司最低工资时,他淡定的拿出根烟,叼在嘴中悠哉悠哉。

 

然后一脸嘲讽的“呵呵”着被保安拖走。

 

“先生,我最后一次警告你,此处禁烟。”

 

叶修:切。



 

02

“叶修,刘总找你。”一位员工幸灾乐祸。


在嘉世工作的人,即使是普通职工,也大多有着复杂的社会关系背景,所以几乎个个都拽的像玉皇大帝。


这就苦了人缘不好又无权无势的人。


像叶修。(?)

 

叶修自从专职为普通职工后,借着在当总裁时就有的出色的能力与判断力,完美的完成着工作。并且时不时与来找他的公司女神苏沐橙谈(liao)笑(de)风(hen)生(hai)。

 

这就引起了许多人的不满。

 

因此等着看叶修出丑的人比比皆是。

 

特别是由经理转为总裁的刘皓。




 

03

“哎哟,叶哥来了。”

 

叶修刚推开办公室的门,刘皓那无比虚伪热情的声音便响起了。

 

“……”听到刘皓对自己的称呼,叶修的眉头抽了抽,面上却是不动声色。

 

“哎呀叶哥,快坐快坐。“刘皓的腔调一片关切,“叶哥都有黑眼圈了啊,最近工作是不是太累了?没关系,有事尽管和我说。”

 

“……”说的好像哥的加班工作都是变出来的。

 

刘皓见叶修不理他,内心暗骂了一句,脸上却仍堆着献媚的笑:“嘿,叶哥肯定是累了,这段时间辛苦叶哥了。”

 

“……”你说啥大声点我没听见。


“叶哥?”


“呵。”叶修仍是一副无所谓的表情。

 

“噗嗤。”

 

在办公室的角落突然有人轻笑了一声,叶修这才抬起头,向角落处望去。

 

然后入目的是璀璨耀眼的金黄色;

 

和不易察觉,影藏的极好的深蓝。

 

“哟,蓝雨正副总裁怎么有空来啊?“叶修打趣道,”不会是想来哥这儿招收女员工吧?“

 

“去去去去去!我们蓝雨要是想找女员工那叫要多少有多少,而且那颜值和工作能力,啧啧啧绝对甩你们公司员工几十条街好吗???而且老叶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那公司不招收女员工可是传统啊我们要尊重传统知道吗??”

 

被黄少天说的叶修只觉得头晕,“呵呵”着将视线转向了蓝雨的总裁,喻文州。

 

喻文州的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双眸弯弯的:“好久不见,叶修前辈。”

 

“恩,是很久了。久到我已经快忘了你的打字速度了。”


喻文州,作为蓝雨刚上任的总裁,自然是十分优秀的。


不论是管理还是策略,都令人称赞。


可他有个缺点:打字极慢。


据赫赫有名的商业界的“斗神”叶修的描述,当他在一旁看着喻文州用电脑输入资料时,内心是无比崩溃的。


“你能想象一个成年人用搜狗输入法在那儿一个字一个字的输入贼慢还老是有错字的场面吗?”事后,叶修面无表情的对采访记者陈述。



04

“……前辈真幽默。不想知道我们是来干嘛的吗?“


“不想。但如果你们是想来把我挖去蓝雨请准备好一卡车中华。”


“叶修!对喻总态度好些!!”一旁被无视的刘皓终于忍不住了:TMD叶修还把自己当总裁呢??现在的总裁是他,刘皓!


接着又一脸微笑转向蓝雨二人:“不好意思喻总黄总,这……”


刘皓不说话了,因为他发现那两位脸上的表情都死沉死沉的……


叶修:活像老婆被人绿了一样(努力憋笑)。


“靠你居然敢凶老叶!我都舍不得凶他!!!”黄少天龇着牙,不满的叫着。


“来来来修宝宝不哭,少天哥哥给你个爱的抱抱好不好好不好???”黄少天说着便想扑过来。


“滚。”


结果黄少天还是没扑成。


因为喻文州边朝叶修微笑边在底下用手拦住黄少天。


叶修:不愧是心脏。




05

王杰希,微草药材公司总裁,近期正在研究如何调配使人兴♂奋的药物。据说准备大量卖给嘉世。


然后被蓝雨从中捣乱。


全部换成了王不留行,并大肆为微草进行宣传。


叶修听说了,微微一笑很倾城:今天的庙药也是无比和平的呢。


王杰希很委屈。


王杰希很无奈。


他只是想早些让微草的孩子们有妈妈啊 !!!


06

事后,王杰希打电话给叶修。


“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你对得起微草那些等妈妈回家的孩子员工吗?”


“对不起,但其实我有强迫症。”语气诚恳的令人沉默。


“………………”




07

最近,叶修每天去上班,桌上都会有好几大捧娇嫩的红玫瑰。


叶修:这个字多的写不下的是少天。


叶修:这个纸片上没写字的一定是小周。


叶修:这个卡片被剪得惨不忍睹上面的内容还温柔的溺死人的一定是文州。


叶修:虽然我不知道是哪捧但一定有霸图张佳乐送的花。


叶修:这个……沐橙!你来一下!!


最后一张纸条上,署名赫然是在三年前因车祸去世的某位。




08

这天公司据说有重要人物要来。


据说也是个总裁。


叶修表示很不屑:总裁有什么,能有他厉害有他帅吗?


在之后看到叶氏集团的年轻总裁黑着脸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的时候


叶修的第一反应:长得真帅啊


然后……


溜了溜了。


唉唉唉!!叶秋你干嘛??!!!



09

叶修是一个小职工。

               

属于那种普普通通月收入低的要死的职工。


才怪咧。


                            

                                                                                    END.💖